弹簧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弹簧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药企争相整合资源抗生素上游领域备受青睐

发布时间:2019-09-30 02:54:34 阅读: 来源:弹簧机厂家
药企争相整合资源 抗生素上游领域备受青睐 眼下医药行业流行一个概念,就是“资源整合”。这个资源整合还分对外整合与对内整合两个不同的取向。对外整合可以是并购、重组、外包之类,而对内整合,顾名思义就是企业内部挖潜、优化产品链等,也有不少花样。然而,从结果上看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就是利用最优化的资源,提高企业竞争力。 产品链向中间体上游扩张就是企业对内资源整合的办法之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宗抗生素的母核系列,如青霉素系列、7-ACA系列、7-ADCA系列、GCLE(7-苯乙酰氨-3-氯甲基头孢烷烯酸对甲氧基苄酯)系列、大环内酯系列,现在又出了个培南系列(4-AA)。 抗生素之所以魅力无限,就因为其产品链长,企业生存空间大。 药企挺进中间体领地 目前,国内不少抗生素生产企业纷纷从下游领域向中间体进军。2006年珠海联邦制药成功投产酶法7-ACA,年产能600吨,可谓大手笔。随后,丽珠家族的健康元焦作生物制药更不示弱,2007年其酶法7-ACA正式出炉,年产能达1000吨。回头再看不难发现,但凡做7-ACA系列“大头孢”的中国企业,哪个没有自己的中间体?哈药有了,联邦有了,丽珠有了,齐鲁安替有了,再加上原来的中润、福抗、威奇达、鲁抗、睿鹰,都开始进行中间体生产,就差苏州东瑞和广州白云山尚未涉足该领域。当然,浙江永宁、辽宁美亚等一些规模小一点的厂家虽然未生产7-ACA,但他们也上了中间体的“贼船”——做其他的中间体和下游头孢原料药。 2008年是青霉素诞辰80周年。在青霉素工业盐和6-APA领域,珠海联邦制药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的新基地就是生产青霉素及6-APA和阿莫西林的,该基地合计总产能达5000吨。山西威奇达药业对青霉素同样情有独钟,2007年他们回购阿拉宾度同岭(大同)药业难说不是为了生产青霉素、6-APA,甚至7-ADCA。湖南有色凯铂生物药业原本是一个与抗生素无关的有色金属领域的“大款”,但也在2007年与抗生素结缘,生产出6-APA。有报道称他们还有将生产领域扩大到其他中间体的想法。 据悉,目前在GCLE、培南中间体4-AA(4-乙酰氧基氮杂环丁酮)领域还没扩展到这个地步。但是我们了解到,但凡有点底气的企业都无不盘算着怎么把原料药、中间体,甚至制剂都“一锅烩”,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势头。 然而,在母核系列中也有例外,如,7-ADCA和硫氰酸红霉素。 在7-ADCA系列领域,2006年上海新先锋旗下的上海怀德新先锋药业有限公司开始生产7-ADCA;近日,鲁南制药的年产3000吨7-ADCA项目正式投产。在此领域,新华肯孚进口7-ADCA,华北制药倍达公司则自产自用7-ADCA,而上海五洲药业、浙江昂利康制药等大多数生产企业还主要是买中间体。 硫氰酸红霉素是大环内酯的主要中间体,阿奇霉素、克拉霉素、罗红霉素、红霉素和琥乙红霉素都离不开它。2006年国内最大的硫氰红霉素生产企业——宁夏启远药业获得阿奇霉素和克拉霉素原料药生产批准文号,得以向下游串起产品线。 那么,在大宗抗生素领域中,为什么7-ADCA和硫氰酸红霉素可以例外?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例外,只是眼下这两大品种没有7-ACA和青霉素、6-APA那么迫切。 而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它们的规模化效应尚小,还缺乏较大的吸引力——与7-ACA相比,7-ADCA下游产品不多,硫氰酸红霉素的量也难敌头孢和青霉素。另外,在价格上,7-ADCA和硫氰酸红霉素仅有小幅涨跌,所以企业不急着向中间体领域扩张。 我有中间体我怕谁? 人们不禁要问:药企放着好好的下游产品不做,为什么要往中间体这个圈子里钻?答案有三:一是用着方便;二是可以遮风挡雨;三是能利用直通法抄近道。企业家和投资人可不是头脑发热,他们都有着远见卓识——开发中间体就是给企业抗生素产业链这盘棋做了个“气眼”。 首先说“用着方便”。谁都知道,计划经济制约创造力和竞争力,不利于经济发展。但是在一定范围内,或者说,在自家小天地里搞点计划经济还是很划算的。不管外边怎么涨价,也不管供应商愿不愿意供货,供货质量稳不稳定,反正用自家的产品怎么都好协调。即使是集团内部不同公司需要亲兄弟明算账,那也是肉烂在自家锅里。 再说“遮风挡雨”。时下,原料药价格,特别是受上游粮食、化工产品以及电力、运输费用上涨,环保压力加大等因素影响,中间体价格很不稳定,这给下游原料药生产商和制剂生产商带来连锁反应,产品价值缩水。年初够买一担米的钱,三个月后只够买五斗米了;头天签下这买五斗米的订单,第二天这点钱又能买八斗米了,这不是风险又是什么?谁能为其中蒸发的损失埋单?而自己有这个中间体,就用不着担这个惊,受这个怕了。企业自己生产中间体,市场好时就卖,市场不好时不卖留着自用,最不济也能自负盈亏。何乐而不为? 最后说的直通法,是技术进步带来的结果。由于母核在抗生素生产中主要起的是原料的作用,本身做药用的很少,甚至不做药用。那么从成本优化角度讲,生产环节越少,成本也就越低。事实上,企业直接从生产线上把中间体往下做,不需要再结晶、干燥等,直接朝着下游产品方向去生产。这样做仅需把生产线的后半部分做些改造,节省了时间和原工序所需要的成本,就等于提高了生产效率和生产能力。 国内成熟的“直通”是青霉素发酵到6-APA,省略了青霉素G钾盐结晶过程。国外还有“直通”到头孢拉啶、头孢氨苄的。目前,在7-ACA系列领域也在研究“直通”头孢曲松、头孢唑林的方法,但尚未形成产业化。 怪不得过去一提抗生素“四大家族”,就比谁有三大母核、四大母核、八大母核。想必那些下游企业早就暗下决心:等着瞧吧,终有一天我们有了自己的中间体后,不定谁怕谁呢! 中间体生产路不平 那么,做中间体是不是万全之策?否。并非每个企业都可以沾这个光的。企业即使进入中间体领域,也将面临许多诸如得不到“出生证”等现实问题。 以往,大部分医药中间体并非由制药厂生产,而是由化工企业、食品加工企业等生产。多年来,就没有人管过中间体的合法身份的问题。可如今一些企业遇到麻烦了:年初向工商局备案产品时,就为产品的“出生证”闹心。 如南方某大型企业去年成功上马7-ACA,打算在工商局备案之后就名正言顺地开卖产品。可麻烦来了,企业到了当地工商局后,得知必须拿着7-ACA的生产许可证才能备案。

广西中医科医院http://zyy.yilianmeiti.com/keshi_14_450000_0_0.html

天水玛莉亚医院http://zyy.yilianmeiti.com/22322/

台州京科白癜风医院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