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簧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弹簧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命中横亘着一条河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2:50 阅读: 来源:弹簧机厂家

人的伟大,是因着生命中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河,此岸是沉沦的现实与彻底的绝望,而彼岸是飞升的理想和触摸未来的强烈热情。

在久远得只剩下传说的时代,或许河水是可以泅渡的。然而时代的生长始终伴随着悲剧的生长,无论两岸的分离是否痛楚,终究已经是一片浩渺无垠的水域了。没有桥,也不可能有桥。然而,人的伟大是认定这里必须有桥,他们终其一生试图要筑一座桥。他们挽住生命的两极,英勇地接受命运的击打,承受着身心的分裂。

人的伟大,正因着两极的遥远。

对于女性来说,挽住两极的赤诚纯然是情感的,而不是理性的;纯然是心灵的,而不是智能的。女性并不以冷峻的扫视和解析的目光去把握世界,女性是倾听,是触摸,用母性的温柔与孩童的纯净。

我过去这样,现在这样,将来依然这样!

这是罗莎卢森堡的绝笔。

她曾经是一束白炽的光,以其顽强的穿射,使混沌的世界呈现出巨大的黑色轮廓;她曾经被誉为鹰,振翅的时候,大地有风暴的喧响。无数的事件纠缠她在历史的表层延伸四散,然而其深处的因由却极其单纯她自始至终是一个倾听世界的苦难的人。

她渴望自己是田野里一只土蜂、一束蓬草、一羽山雀,以明净的柔情去抚摸伤痕累累的世界;她渴望以纯洁的心去爱所有的人,渴望自由,只是在为之奋斗的时候才被迫懂得憎。诚然她是睿智的,她的睿智,恰恰缘自她对苦难的感受有超常的敏锐和绵密。普渡迈耶橡胶园中被吞噬的牺牲者,猝然划过欧洲寂静夜空的濒死的呻吟

她凝神注视的地方太崇高了,简直是一种空无。精神的结构只围绕激情建立,空无的柔板中只坚守着灵魂。

然而当风暴掀起的时候,落到额上的雨点竟然是黏腻的。庸俗和龌龊历来都在行吟诗人的弦下省略了,但是在一个高贵的女性心灵里却绝不可以省略,她终其一生面对来自她忠诚守护的营垒的拒绝。她没有归宿。

你记得绥登南的童话般美丽的月夜吗?在这夜晚我伴送你回家,那轮廓峻峭的黑魃魃的屋脊被可爱的天蓝色的晴空衬托着,我们觉得好像是古代的城堡一样

然而她没有家,她承受的苦难和爱都过于博大,她坚守的正义和自由都过于博大,所以她没有家。也许她从来都没有一条蓝布围裙,关于露珠的梦想永远是少女时代的梦想。因为渴望林子里每一片叶子都悬挂着露珠,她必须使自己成为一片汪洋。人生所有事件都可以驰骋在风暴频频的汪洋之上,唯有家不能安放在汪洋之上。

本人(菁绿竹)注:

罗莎卢森堡(1871年1919年),是第二国际左派领袖之一,是德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1871年3月5日,罗莎卢森堡出生于俄属波兰边界附近的一个小城,3岁那年全家迁到华沙。1880年就读于华沙某中学。1887年毕业后,成了第二无产阶级党一个下属小组成员。次年10月,该党遭到破环,不少成员被捕,她曾流落外地,大约1889年底到了苏黎世。在一段时间内,她曾借居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卡尔柳别克家,这对她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起了不小作用。

1898年4月。这位杰出的女革命家和一位叫古斯塔夫吕贝克的德国青年举行了庄严的婚礼。然而熟悉卢森堡的人们都知道,她真正的爱侣是约吉希斯。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次婚礼是假的。其实卢森堡和约吉希斯的爱情早在这次婚礼的八年前就开始萌发了。1890年夏天,约吉希斯进入了苏黎世大学。此前,他参加秘密革命活动,不幸被捕。被强迫在沙俄军队服役。后来他巧妙地摆脱法网逃到了瑞士。恰好与流亡瑞士进入苏黎世大学学习的卢森堡相遇。他们研究时事,追求真理。共同的理想、志趣使这对出生波兰的青年男女来往频繁,日益亲密。

卢森堡和约吉希斯的性格不问,才能也各有所长。卢森堡热情大胆,活泼开朗;约吉希斯严峻深沉,多谋细致。卢森堡善于写作和演讲,约吉希斯则长于组织领导工作。在艰苦的斗争环境里,这对革命情侣常常含笑别离,只好在信中交流思想,互致关怀。他们以思想交流来缩短在空间上的距离,比起在朝夕相处的时候,更增加了几分思念之情。

1897年,卢森堡结束了在苏黎世大学的学习生活。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党已经发展壮大,成为第二共产国际中最大最有影响的党。卢森堡常为德国党机关刊物《新时代》撰稿,德国党的领导人是了解他的。在无法返回祖国的情况下,她决定到德国去从事革命活动。约吉希斯完全支持她的这一行动。遗憾的是,由于工作需要,他本人仍要留在瑞士。不仅如此,为了能公开地在德国活动,卢森堡还必须加入德国国籍。对于一个波兰女子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经过一番筹划,卢森堡使戏剧般地举行了假婚礼。对于一对情人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痛苦。但是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他们毅然决然地做了,卢森堡顺利地取得了德国国籍,她告别了约吉希斯,只身来到了柏林。

从此,约吉希斯只能在少数假日里秘密地来到柏林和卢森堡短暂相聚。

1903年,卢森堡和吕贝克的假婚结束了。五年的假婚岁月,使卢森堡和约吉希斯的真正爱情,受到了一次特殊的考验。虽身居异国,处境艰难,但是他们的爱情却更加纯洁而真挚了。这时,约吉希斯虽已移居柏林,可他仍然是一个秘密流亡者,他和卢森堡还是不能公开地在一起生活。在那风云变幻的年月,他们以全部精力投入了德国和波兰党的工作。根本顾不上建立自己的小家庭。

1905年,俄国革命的风暴吹向波兰王国。卢森堡和约吉希斯先后秘密返回波兰,都化名为德国记者。两人密切配合,与其他同志一进领导着波兰革命运动。1906年,反动当局发现这两个德国记者原来就是领导革命的着名人物卢森堡和约吉希斯,于是下令四处搜捕。不久,他们在同一个夜晚被捕。在波兰党和德国党的多方关怀下,卢森堡终于被营救出来,而约吉希斯因此被判处八年苦徒。在押送西伯利亚之前,他买通警卫,成功地越狱逃到柏林。1916年,他们又分别被捕入狱。这时他们虽已结束了15年的爱侣关系,但仍是亲密的战友和同志。在狱中的苦难日子里,卢森堡还通过书信,向约吉希斯表达了深切的怀念之情。

1918年的德国11月革命,使约吉希斯和卢森堡得以冲出牢笼,在他们和李卜克内西等人的领导下,于年底召开了德国共产党成立大会。然而,仅半月之后,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又遭逮捕,并于当日被害。这时约吉希斯担负了德国共产党主要领导的重任。当他得知卢森堡不幸遇难,心情极其沉痛。谁能料到,就在卢森堡牺牲不到两个月,灾难又降临了:约吉希斯和他的两位战友陷入魔掌,随即遇害。

卢森堡和约吉希斯为了人类的自由和幸福英勇就义,他们的爱情是那样纯真和不幸。以至于他们一生也没能建立真正的家庭。

南平定做西服

郑州职业装订制

拉萨定制职业装